咸鱼攻十阶

东亚醋王
自虐癖
幻想症

神亚 瞬间空白 番外篇:我们的上帝——致我这一年始终爱着的你们


你以为他们的故事结束了?(笑

2013年  美国

这是那一年的冬天。旧金山的九曲花街,蜿蜒曲折的道路,街边的花儿都干黄枯萎,但上面都被装点了五颜六色的彩灯。

今天是圣诞节。基督诞生的日子。

神田优靠在一棵树下。无所事事。

来到旧金山三年,他逐渐开始适应这样的平静生活。在这里,不再买得到正宗的荞麦面,于是他开始吃面包和奶酪,偶尔加些培根。每每看见那滋滋的冒着肥油的高卡路里食物,竟有些隐隐作呕。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神奇生物的哪个部位的肉,如此之肥,倒有可能是屁股上的。

于是他用指尖捏着把那些滴着肥油的肉扔进垃圾桶。开始想念阔别已久的荞麦面。

他穿越身边的五颜六色的圣诞彩灯,习惯性的抬起头。

天空很蓝。蓝得像得了伤寒病人的脸。

他感到久违的晕眩感再次出现。上次出现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

他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城市。天空常年呈深邃的蓝色。有饱含汁水的樱花花瓣随意飘落。

那个有他的城市。

在这三年里,神田刻意地躲避着去想念他。那个浅色头发,灰色瞳孔,笑容悲伤而美丽的男孩。脸上有一条贯穿下来的狰狞伤疤。

名字叫做,Allen。似乎姓氏是Walker,但印象并没有名字那么深刻,他不知道为什么。

―――――――――――――――――――

其实,美国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他有足够高的学历,智慧的头脑,和一张俊美而且符合美国人审美标准的脸。

他无疑是成功的。

来到这里的第二年,他便有了一栋自己的房子。

那里是30年代的公寓楼,里面有点破旧但很美丽。露台上有生锈的铁栅栏,还有蔓延的浓郁的爬藤植物,春天会开出白色的清香花朵,但现在枯萎着,被装点上了铃铛和彩灯。

这是那时他信中提到的样子。

家具并不多,但每三天,他会到公司不远处的花店买一束洁白的马蹄莲,插在客厅的花瓶里。屋中充溢着淡雅的清香。纯洁的白色,还有破碎的凄凉。

每天回家,第一件事情是给马蹄莲换水。然后坐在电脑前。

他已经无数次的打开邮件箱,当他看见里面一片空白时。忽然惊醒。

于是他试着去和女孩子来往。金发碧眼的女孩子们,声线甜美,笑容娇憨。但她们总是无法理解神田的冷漠古板和不可一世的态度。他终于发现,自己这种性格,根本就不适合有女朋友。然后他放弃,继续过着自己一个人的平静生活。

原来,彻底地改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的人生,从遇见亚连沃克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无法改变了。

―――――――――――――――――――

那一次他和李娜丽在咖啡厅里,谈完工作,两人便开始闲聊起来。

我感觉,神田,你的身上有一种东西在改变。

……什么?

我也说不大清楚。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你,很敏锐,而且果决。当我第一次在大学里认识你的时候,我就断定,你绝不是个相信爱情的人。但你现在,眼神是被打散的,不再尖利。你的心里住进了人。

我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我相信爱情,并且热爱它。

是的。在你搬家的那天。外面下着雨。我还记得那天给你带过去一束马蹄莲。

……嗯。

神田不说话,低下头喝着咖啡,表示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李娜丽固然是明白的,但这次,她接着说了下去。

……那天我还看到了他,那个男孩子。我从他的眼睛里感觉到一种灾难般的气息。…….你现在还爱着他,对吗。

神田沉默。

…….如果是这样。我收回我以前的话。如果他的出现能够让你感到幸福,那么请你不要忘记他。人间的因缘,都是由上帝来安排的。不要放弃上帝的旨意,因为他希望每个人都得到幸福,但总是有人放弃那段来之不易的因缘,即使只是一段回忆。

那一瞬间神田的眼神略有错愕,但很快消逝。 

我半个小时以后还有个会,先撤了啊。薪水高就是这点不好。圣诞快乐,神田。祝你幸福。
李娜丽动作迅速地拎起包,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咖啡厅,消失在转角处。

神田优看着窗外,落光了叶子的梧桐树,伸展在空气里的枝杈不再寂寞,上面五颜六色的彩灯一闪一闪,温暖又炫目,让人迷醉。

他开始庆幸有这样一个友人,给了自己一个这样荒唐却这样有说服力的理由去爱他。

他扯着嘴角笑,然后告诉自己,不能辜负上帝。

――――――――――――――――――――

2016年  英国

大街上飘着雪。路旁枯黄的梧桐树上挂满了彩灯和铃铛。闪耀的彩色光点将覆盖在上面的雪也一并照亮,散发着奇异的光彩。

这一夜,是上帝降生的日子。

街角的一家酒吧里,温暖的光芒流泻,屋中放着莫扎特的音乐,没有其他顾客。

风尘里走来的旅人在这里停驻,聆听圣诞的颂歌。

男人摘掉披风,一边抖落身上的雪,一边走向前台。

老板,一杯红酒。

……好。

老板颇为稚嫩的声音响起,慵懒,但是温暖。

他怀里的黄猫跳下来,嗅着男人放在桌子上的旅行包。

蒂姆,不可以乱碰客人的东西哦。

老板背对着男人,一边翻找红酒一边轻声唤着。

它全名叫蒂姆甘比?

男人托着腮,看着老板的背影,颇调侃地说着,语气中带有一丝熟人间说话才有的戏谑感。

老板的动作在一瞬间停滞。

两秒后,他转过身。

银白色的碎发,鸽灰色的瞳孔,流转着暖黄色的光。一条狰狞的疤痕贯穿脸颊。

男人抬起头,撩开眉前的刘海。深邃的目光,但并不尖利。

亚连沃克终于在那一刻流下泪水。

……你让我好找啊,豆芽菜。

神田站起来,手掌按在他银白色的头发上,轻拍了两下。

六年前,你在信里提到过,今天是你的生日。

唇轻轻压在额头上。

生日快乐。亚连沃克。

感谢上帝,让我们再次相遇。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

做个好梦吧,上帝的孩子们。

THE  END

一点废话:这大概是真正的完结了……本来是没有这个强行he的番外的。但是当瞬间空白完结的时候很多人都要求想看he,就有了这个番外。选择在亚连生日这天写出来……大概只是因为想在这个重要的日子,见证他们的幸福。
今天过生日的孩子好多啊。和上帝同一天出生的孩子们,都是天使。
圣诞快乐,天使们。
生日快乐,亚连。
感谢我这一年,爱着我的你们,和我爱着的你们。

评论(5)

热度(28)

  1. 咸鱼又又又木咸鱼攻十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