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攻十阶

东亚醋王
自虐癖
幻想症

【神亚】末世爱情

抱歉太久没更新了。
最近很忙。压力很大。
我实际上是一个热爱酒吧和混浊都市的人。
――――――――――――――

2009。上海。

衡山路的香樟花园。混乱逼仄的空间,充溢着烟草辛辣的气味和大声的喧嚣。他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红酒。透明的玻璃杯。清醇的液体像被兑了水的鲜血。留在喉咙里的感觉是酸涩的。泛滥在胃的底部,却像一簇火焰在燃烧。

逐渐的,他感觉到自己有点醉。然后一再地把脸侧过去,看着大玻璃窗外的夜色。冷清的街道上,停留着很多出租车。落光了叶子的梧桐树,伸展在雾气中的枝杈是寂寞的。

这是一个模糊的场景。像一个布景,搭得很美。却不见该出场的人。

他把脸搭在手臂上,独自微笑。某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是黑暗的剧院里的一名观众。他等着一场戏上演,最后却发现自己看错了时间。只剩下等待。

那天午后的冬日阳光很温暖。在拥挤不堪的淮海路上,到处是世纪末焦灼不安的人。表情空洞地疯狂购物。他们混杂在人群里。有时候他走在他前面,他在后面伸出手轻微的示意。他快步跟上去,把自己的手指放在他的手心里。肌肤的温度很暖,在穿过车流纵横的马路后,他放开了他的手。

这一个瞬间,他发现自己的手心一片冰凉。

――――――――――――――――――

最后的几天,他们之间不再有对话。他趴在病床边酣睡,他趟在病床上,用苍白的手抚摸着他的脸。指尖摩挲过白皙的皮肤,轻颤的浅色睫毛,和贯穿左脸的狰狞疤痕。他的呼吸均匀而平缓,融化了初春最后一丝寒冷,伴着春风吹进病房里。

某一段时间里,他乌黑的眼眸里有破碎的温柔。还能听见阳光照在手背上的轻微碎裂的声音。

然后他用尽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伏起身,摘掉呼吸器,吻上了他银白色的头发。

第二秒,他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零落着跌在床下。乌黑的发丝流泻在医院冰冷的白色瓷砖上。

病房里只剩下他伏在病床边,啜泣,和颤抖。空气中弥漫着独特的香味。像是莲花。不过很快消散了。

――――――――――――――――――――

酒吧里都是陌生的脸。

他喝了一点红酒。

在世纪末的最后一个夜里,亚连轻轻地把自己的小辫子解开来,闻着洗后还没干透的发丝散发出凛冽的清香。他看见自己白色的发丝在指尖流泻,然后浸润在酒吧的黑暗中。这个夜里,他像以前一样,喝着凉的红酒,看着女孩子们锦衣夜行,抹着闪亮的银粉和唇膏。只是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一张不耐烦的凌厉的脸。而已。

他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女孩问,你相信有真爱吗?他说,相信。

不相信爱情。却相信世界的某一处有一个人。一直等在那里。

也许他现在就坐在对面,摆着张臭脸看着我。只是我看不见他。

总是快乐而孤独地等着他。也许这样就能过了一生。

亚连说了很多话。在一个陌生人面前。似乎是醉了。每一个人都以为他会是一个沉溺于抽烟喝酒的男人,因为罕见的发色,和罕见的骇人面目。就好比他师父。不过他不是。他的内心异常的素,是纯白的。

他对女孩说,唯一的一次是在北京。喝醉了。走在大街上。感觉灵魂里一半的清醒和一半的麻醉。像一条鱼。游离在陌生拥挤的人群里。

他突然感觉自己在笑。声音慵懒。酒精能使一个人变得简单和天真。只是,渗透在身体里的温暖会逐渐变得寒冷。

他看着自己的微笑。他能够随时流下眼泪来。

最后一夜你想干什么?女孩问他。

想跟一个人打一架,狠狠地打,然后吻他。

女孩笑,他也笑。混乱喧嚣的酒吧。阴暗中的脸。像一朵一朵的花,突然之间褪色枯萎。他看着行走在灯光下的男男女女。他们有俊朗美丽的容貌,宽和的笑容,女人娇媚婉转的声音,男人的结实的胸膛。

但没有属于他的东西。没有。没有他。没有神田优。

――――――――――――――――――――――

和陌生的女孩在酒吧里喝完最后一口红酒。亚连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条鱼。可以遗忘爱情和等待的鱼。她说,新年快乐。他偏过头,冲女孩笑。

新年快乐。

――――――――――――――――――――――

他走出酒吧,终于拦到一辆出租车。躺倒在上面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真的是醉了。疾驶的车子带着他穿越霓虹和夜色中的城市。神田曾把这个城市称之为石头森林,称他为森林里的豆芽菜。不过他觉得应该不是。至少自己不是豆芽菜。森林里长不出豆芽菜。自己也许是一株开着苍白花朵的植物,永远无法找到潮湿的泥土。他斜靠在后车椅上。一幢幢伫立在夜空中的大厦倾斜着歪倒。世界毁灭是否会在一瞬间。他想起庄周梦蝶的故事。生命也许只是一场幻觉。

车子无法开进外滩。他叼着烟,在寒冷的夜风里行走。四周是喧嚣的陌生的人群。混乱而快乐,华丽的建筑流光溢彩。他已经醉的无力自拔。

他想亲吻那个男人,想紧紧拥抱他,跟他说我爱你。他在苍凉的路途中流浪了一千年,追寻着他隐约的诺言。他艰难地拨开人堆挤向前面。他听到了新年的钟声响起,还有人群的欢呼。夜空中爆满艳丽灿烂的烟花。刹那间,黑暗沉寂的夜空,获得了新生。

世界的末日。他再次听到他的声音。

他转过身去,发现后面空无一人。

end

评论(1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