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攻十阶

东亚醋王
自虐癖
幻想症

【神亚】瞬间空白(一)

最近的脑洞,想模仿一下安妮宝贝的风格,所以这里的亚连似乎是有轻微病态的。

虐,刀子,慎。

-------------------------------------------------------------------------

有谁能够设想自己会在某个场合某个时候遇见某个人。

  

如果不是意外,神田.优想自己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大别墅的院子里参加一群陌生人的烧烤聚会。他的一个朋友在这个公司上班,别墅属于他老板,然后亚连是公司的一个员工。

 

关系似乎复杂,但见面的时候,亚连只是一个突然的影子。好像在黑暗中隐藏了很久,出现的时候光线有些刺眼。让人晕眩。

 

他独自一人在别墅区附近一个偏僻的树林里抽着烟,周围种有红色的玫瑰。

 

稍微有点长了的白色头发反射着月亮的寒冷的光泽,浅灰色的暗淡的眼睛,还有贯穿整个左脸的狰狞的疤痕。

 

一只毛色漂亮的博美犬在草地上乱窜,他轻轻唤着“蒂姆”,似乎是狗的名字。手指上的香烟已经垂下很长的一截烟灰,风一吹就散了。

————————————————————

 他们一起折回去,男孩走在神田的身边,手里抱着狗,仰起脸看天。天很蓝,蓝得像一种疾病,难以治愈般的痛苦的蓝*。

 

他笑,然后说:“我叫亚连,亚连.沃克。”

 

神田低低应了一声,说以后我叫你豆芽菜好了。

 

亚连笑着说好过分。

 

他们一直走到了别墅的车库,亚连拉开车库门,蒂姆便从他怀里跳出去,里面还有几只小黑狗跑出来,围着他叫唤并跳跃。他伸出手摸他们毛茸茸的脑袋,听小狗发出舒服的叫唤声,然后才轻轻抽出手,把车库门关上。

 

“有一只黑色的叫格雷姆,名字也是我起的。”他轻轻说,声音有点哑,伴着夏天的风幽幽地吹进神田的耳朵里。


神田只是倚在一棵树上看着他,没有说话,眼睛黑黝黝的,闪着光。


 “你不爱笑。”他又说。

 

神田仍没有回答。


男孩也不说话,微笑地看着他,仿佛执拗地等待着他哪怕一丝一毫的反应。

 

于是神田终究熬不过。“……你也不爱笑。”

 

你的眼睛不会笑。

 

亚连看着他,仿佛有一瞬间的愣神,然后微笑着低下头。


 “也许是这样吧。”声音很小,很快被风吹散了。

------------------------------------------------------

 聚会一直到午夜才结束,公司有统一的大巴车把一帮人送回去。

 

神田坐在靠后面的位置,亚连说他有点晕车,所以坐在靠前面第二排。他把头靠在窗边睡着了,呼吸均匀,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像一只惊飞的燕尾蝶。

 

告别前,亚连问他:“你有E-mail吗?”

 

“有。”神田接过笔将地址写在他掌心里,他的手仿佛没有血流过,惨白冰凉,而且纤细,骨节分明。

 

然后亚连在夜色中冲他笑,像从森林深处的泥沼里开出的野花,洁白的,似乎即将枯萎,他浅色的眼睛发着光,让神田有一瞬间的晕眩。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神田.优。”

 

“ 哦,那么神田,再见,我会写信给你。”


 “……好。”

 

神田看着他在夜色中转身,风吹起他白色的头发。

 

然后那个瘦弱的身影在拐角处一闪而逝。

——————————————————

 *天很蓝,蓝得像一种疾病,难以治愈般的痛苦的蓝:这句话是我看安妮宝贝的作品里印象很深的一句话,她多次提到这样蓝的天空,但我想这样描写天空的不会有第二个人。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