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攻十阶

东亚醋王
自虐癖
幻想症

神亚 行走在消逝 一

瞎写的,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进行的下去。就先写写看吧。
*原作世界观,可能因为剧情需要有一点改动
*我也不知道是刀还是糖,看心情
*更的慢。学生狗要期末考试。

――――――――――――――――――――――――

他已经渐渐习惯睡眠的减少。也许是周六的凌晨两点。失眠的感觉好像在自杀。

房间里播放着帕格尼尼的唱片。那个意大利小提琴演奏家,爱情的一幕。音乐像一根细细的丝线,缠绕着心脏,直到感觉缺氧苍白。

他光着脚下床,看见自己踏起的浮尘在清冷的月光中静静地流泻,久而不落,无处安放。然后他踏着满屋的浮尘,去沏咖啡。咖啡冰凉,随同细细的音乐和清冷的月光在心间缠绕,落在胃的底部,却像一簇火焰在燃烧。

他看着已经打点好的破旧行李箱,仰头喝完了所有的咖啡。

蒂姆,我们该出发了。

金色的魔偶落在他肩上。然后门随着吱呀的一声轻轻关上,只留下满屋清冷的月光和细如丝线的音乐纠结缠绕,好像在不停地行走,却也在不停地消逝。

—————————————————————
……

神田  优出现的时候,只是一个突然的影子。好像在黑暗中隐藏了很久,出现的时候光线有些刺眼,让人晕眩。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刀的寒光。其刀名为六幻。

下一秒,有冰凉而尖利的物体随着扑鼻的清香顶在喉头,长发扫过他的鼻尖,晚一秒落下,垂在那人肩头。

这便是神田优。一个散发着和黑教团一样的阴森气息而且带有不易察觉的戾气的男人。让人充满好奇,却难以接近。

来者何人。

库洛斯元帅的徒弟,亚连沃克。受师傅之命前来投奔黑教团……我有他的介绍信。

库洛斯元帅?

是的。

闻声神田优收回刀刃,用疑惑的眼光上下打量着他,他的眼睛如豹子一般明亮,带有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在漆黑的夜色中,两人四目相对。终于,亚连受不住这样凄厉的目光,将头转向别处,脸颊绯红。

不一会便有一个双马尾的女孩子跑下来。

真抱歉,你没事吧?刚刚那是神田,他平常就这样,你不要在意……

但亚连只是礼貌的回应,并没有很认真的听。

因为神田优已经不见了。

不过他已经猜到。他本就应该是这样的人。

————————————————————————

失眠仍在继续。即使住到了一个比以前的破旧木屋好太多的地方,也无法阻止梦魇的骚扰。亚连突然想,这似乎已经成为融在血液里的习惯了。

他再次光着脚下地去沏冰凉的咖啡。冰凉的东西能给他一种疼痛的清醒。他是容易沉沦的人。沉沦于任何东西。他看向那幅贴在墙上的画。一个小丑在漩涡里行走。这是皇冠小丑亚连沃克的宿命,沉沦于一个人的一句话里。或者一段时间的陪伴里。

喜欢执着地沉溺和相信。只是因为害怕失去。

『走下去,亚连。』

他突然头痛欲裂,呕吐感席卷了一半的灵魂,红黑色的左手暴出青筋。他滑坐在地上,颤抖,痉挛,急促喘息,满身冷汗。

这已经是老毛病了。也许只是神经衰弱的表现。

他费力地起身,收拾起碎了一地的咖啡杯子。然后推门走出自己的房间。

他只是想去找一个人。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