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攻十阶

东亚醋王
自虐癖
幻想症

【神亚】瞬间空白(六)

上篇有点短,所以今天双更。
马上完结了所以高虐,慎。
————————————————

神田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廊下的男孩。银白色的头发,青紫的眼圈,穿着白色的棉布衬衫。

你好。他的声音很轻,头发上都是雨水。

豆芽菜。神田说,能等我一会吗?我现在有个朋友在家里。亚连点点头,他看过去疲倦而柔顺,脸上一直带着模糊的笑容。


神田带着李娜丽走下楼梯的时候,亚连独自坐在楼梯的台阶上。一大块寒冷黑暗的阴影笼罩着他,只有浅灰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散发着狼眼一般的寒光。李娜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对他道别。

豆芽菜,你可以去房间里等我。神田说。

不了,我可以在这里。亚连依然坐在那里。

大雨中,神田把李娜丽送到车站。李娜丽笑着说,你快回去吧。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他就是写信的男孩子吧?

神田不说话。

李娜丽又说,他带着一种灾难般的气息,我很难说清楚,但心里真的有很深的感觉。

希望你幸运,神田。

{他带着一种灾难般的气息……}神田隐约觉得这句话有些熟悉,却不再记得它在哪里出现过。


他快步跑着回了家。在开门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恐惧,害怕那抹白色的身影已经在黑暗的楼梯上消失,但他看到亚连依然在。他把头靠在木栏杆上,微微蜷缩地坐在那里。

他身上很湿,他身上很寒冷。

走到房间里以后,亚连有一点无措地站着,他看着那束马蹄莲,眼睛愣愣的。神田说,你喝点咖啡好么?亚连说,它们很漂亮。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去抚摸洁白的花瓣。

神田轻扯嘴角,走进卫生间去洗澡。

他洗了很长时间。外面很安静,只有莫扎特的音乐和雨声还在隐隐约约的渗透进来。走出去的时候,他看到亚连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的眼睛闭着,一只手悬空垂了下来,湿湿的头发披散在沙发上,光着脚。

神田默默的站了一会儿,然后把被子拉过来盖在他身上,关掉了音乐。他从抽屉里摸出了一包烟。他从不抽烟,那是一个朋友偶然遗留在这里的。他坐在地板上,在寂静中,透过袅绕的烟雾,看着这个沙发上的男孩。

似乎又过了很久。神田看到他的眼睛慢慢地睁开。

你醒了,他说。

现在是几点钟?他的声音很低,似乎还没有从梦魇里脱离。

凌晨三点。神田说。他身边的一个玻璃杯里浸着许多烟头。

亚连伸出手拿杯子喝冰凉的咖啡。神田看着他,视线一直围绕着。他喝完了,掀开棉被坐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神田问。

Joe被抓进去了,就在昨天。他说,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神田没有说话,看着他光着脚在房间里孤单地站着。

昨天晚上我一直睡不着,看着黑暗浑身发抖。原来在这个城市我除了Joe什么都没有,没有可以说话的朋友,没有能够安慰的人。你是唯一的一个。很抱歉今天来找你带给你一些麻烦。


豆芽菜,你爱我吗。神田听见自己平静的声音。

亚连沉默。然后他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神田不说话。亚连走过去,抱住他的头,亲吻他的唇角。亚连的嘴唇很柔软,慢慢地在他的脸上移动,然后贴住神田的嘴唇。他的眼泪热热地流下来。

神田,我准备离开这里。聚散离合总是有命数安排,我知道时间到了。

去哪里?

我不知道。

还会写信给我吗?

不会了。

我们有什么地方发生问题了?神田说,我一直觉得很困惑。

也许是认识的时间和地点不对,我们都是男人。他孤单地笑。有些人很好,但总是无法在一起。很久以前,我就明白这个道理。生活是无法选择的。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人。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