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攻十阶

东亚醋王
自虐癖
幻想症

【神亚】瞬间空白(五)



神田给亚连打电话。他在公司,电话里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稚嫩喑哑,听过去很单薄。

你怎么样?神田靠在公用电话亭的玻璃上,外面下着很大的雨,他听到话筒里声音很杂乱。

不是很好。他说。

是因为她吗?

是的。

神田停顿了一下。豆芽菜,我搬家了,我想我应该告诉过你。

嗯,你在信里提到过。你说那里是30年代的法国公寓楼,里面有点破旧但很美丽。露台上有生锈的铁栅栏,还有蔓延的浓郁的爬藤植物,现在开着白色的清香花朵……他一口气说下来,语气很轻。

你记得真清楚。

是啊,因为我很喜欢这样的房子。

那有空过来坐坐。

好的。

豆芽菜,你不应该再和那个女人纠缠下去,那会毁了你自己。你是个男人,你的人生中除了爱情还有别的……神田想这是自己跟他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了,突然他发现自己干燥的嘴唇粘在了一起。他听到话筒里一片沉寂。

我知道了,神田。我知道。

换一下生活,不要再这样耗损自己。

好的。

先说到这里。再见。

再见。


电话挂下了。神田看着玻璃外面的大雨。他看着玻璃上的雨滴滑落的样子,原来是有轨迹可循的。他们断裂,急促,破碎,缓慢,像一个脾气暴躁的人欲言又止,充满压抑......


阴雨持续了很长时间。

那天晚上,李娜丽来到神田的老式公寓,她带来了一些工作上的资料,还有一束洁白的马蹄莲。

她说,第一次来看新家,应该带些礼物的。然后她在厨房找了一个大口杯,把花放了起来。

神田,你是不相信爱情的人吧?突然她笑吟吟地说。

为什么?

我看到你的床单是白色的。一个用白床单的男人,心里带有某种完美主义倾向,并且苛求。

神田轻扯嘴角。他说,错了,我相信爱情,并且热爱它。

他们沏了咖啡,然后选了一张莫扎特的唱片,窗外雨声大作,打在树叶上发出哗哗的声音。李娜丽坐在神田床上看书,神田看着资料,不知不觉到了九点多。

神田,我半小时后走。

嗯,我送你到车站。

突然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李娜丽抬起头看他。

我去看看。神田站起来。走下楼梯的时候,神田感觉自己的心脏发出的声音。是跳动的没有节奏的强劲的声音……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