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攻十阶

东亚醋王
自虐癖
幻想症

【神亚】瞬间空白(四)

最后神田还是把亚连背回了家。

他睡得很熟,胸口上下起伏着,睫毛轻颤,像一只惊飞的燕尾蝶。

神田坐在床边,毫无睡意。那天的月光是寒冷的,清蓝色,像水一样。神田能听到它照在自己身上时轻微的碎裂的声音。他感觉孤独,这种感觉比以前的任何时候都要明显。他觉得自己似乎是爱这个人的——这个灾难一般的人,现在就躺在他的身边,而他却不能触碰。

有时候两个无法了解的人在一起,会比他们一个人的时候更加孤独。

然后他握起他受伤的那只手。血色已经凝结,呈暗红色,像一个深深的沟壑。他又一根一根地抚摸他的手指,很冰凉,仿佛没有血流过,惨白,而且纤细,骨节分明。跟那天一样的触感。

在时间里面,他们什么也不能留下。包括痛苦,快乐,和生命。即使那道扭曲的伤口,最终也会复原。而感情会消失。

第二天神田醒来的时候,亚连已经离开了。

纸条上写着:“再联系。”

那天神田优迟到了。他奋力地奔跑,在车站挤上即将开走的公车。车厢里挤得密不透风,但他发现自己平时偶尔会有的烦躁,突然消失。他靠在车门上,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很多陌生人,有的塞着耳机,有的看报纸,有的在吃馒头,所有的脸都是面无表情。

他把脸侧过去,感觉从车门的裂缝里,涌进来的阳光,在他的眼睛上方闪耀。温暖的阳光。神田把自己的脸沉浸在里面,感受着它的游移。就像手指的抚摸。

李娜丽是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和拉比一样是神田高中时代便结交下来的友人。

那天神田问她,你会给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写信吗?不断地,持续地写。

她疑惑的想了一下,然后说,不会。但如果是互相调侃,闹着玩的话,倒有可能。

不是闹着玩。是谈论所有不会和别人轻易谈起的话题。

是吗?李娜丽看着他的眼睛。是个男孩子?

是的。

你喜欢他吗?

……喜欢。

然后他们都不再说话。

李娜丽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周围人都这么说。她会选用一切最温柔的方法处事,她会选择陪伴。而亚连不一样。他会用一种直接野蛮的近乎摧残的方式进入到一个人的心里。也许他本身并不自知。但他就是,这样的残忍。

当然神田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拿亚连和李娜丽比。

------------------------------

信。依然有很多的信。

{……神田,我发现自己是一个不适合工作的人,我能感觉到所有利用和被利用,或者彼此利用的关系,虽然我知道这很合理,却一直厌恶。

我知道,为了生活下去,我们需要工作。但工作已经让生活变得面目全非。我们没有目的,有时候只是想让自己吃饱穿暖,或是一直吃饱穿暖。但活下去以后是为了什么呢?

任何工作和高收入,都可以在顷刻间失去,如果丧失了可以被利用或利用的可能。只有长久的爱和信任是永远的,但是我们得不到,所以只能以利益来作为标准。}

……

{那天Joe说她病了,我便去看她。她说她胃很痛,因为难受她又开始吸毒。我摔门而去,走到很远还能听到她的哭声…….}

……

{蒂姆死了。是被车撞死的。那天格雷姆一直呜呜地叫,仿佛有眼泪留下来。我突然就感觉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有时候还不如两只动物。

我把它埋在了咱们相遇的那片树林的玫瑰丛下。玫瑰快枯萎了,散发出死亡前独有的辛辣的芳香。但我很喜欢这样的玫瑰。}

……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