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攻十阶

东亚醋王
自虐癖
幻想症

【神亚】瞬间空白(三)


回到家里,神田给亚连写了一封信。他听到自己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很寂寞的声音。

{豆芽菜,我想跟你见一面。你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吗?}

信是在下午6点发出的,十分钟后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神田,是我。”电话那边是那个久违了的声音,有点稚嫩,而且喑哑,听过去很单薄。


“晚上出来吃饭好吗?我会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晚餐。”


神田的心跳仿佛停顿了三秒左右,然后他笑了,嘴角轻扯,却跟要哭出来一样。

“……好啊。”他听出自己的声音实际上是故作轻松。


神田没有吃刚从便利店里买来准备当晚饭的荞麦面,穿上衬衣和皮鞋,又走到闹哄哄的大街上。他挤了三趟公车,又快步走了十五分钟左右,终于满头大汗地跨上了餐厅的楼梯。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为什么要过来呢?自己并不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啊。

但是当他看到亚连的时候,他的心仿佛平静下来。亚连在一大帮陌生人中站起来对他挥手。暮色笼罩着他的脸,在暗淡的光线下面,他很消瘦,白发凌乱,眼圈青紫。

他的另一只手臂被一个女人轻轻搂着。


亚连轻笑着说这就是Joe。


神田对她打了个招呼,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神田握了手。她看上去人很浑浊,有点肮脏,好像身体里弥漫着烟和大麻的毒。她试图用厚厚的粉底遮盖住青黑的眼圈和发黄的面色,但她的眼睛,和眼神,被神田一下看透——“戴着美瞳,感觉里面什么都没有,却脏乱又浑浊。”这是亚连在信里跟他说过的。


但是她很漂亮。一种颓丧的漂亮。


神田在一旁坐着等待,毕竟是一群陌生人,他不善于与陌生人交朋友。他看见Joe对亚连几乎没有一点照顾,她一边打哈欠一边大口地喝酒。直到他最起码已喝到四瓶啤酒,脸色发白但似乎没有任何醉意。


而亚连只是轻笑,抚着Joe的背。但他长长睫毛下的眼睛发着令人胆寒的冰冷的光。直到中途,一个男人突然站起来指着亚连的鼻尖破口大骂起来。


一个无聊的男人,因为酒精的刺激,和Joe,,将一整杯啤酒全数浇在亚连的头发上。亚连只是低着头任他骂,发梢有酒滴下来,顺着鼻梁流过。
而Joe却全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骂够了吗?亚连低着头问。


然后他没有等男人回答,随手拎起一瓶没开封的啤酒,朝男人头上抡过去。


你去死吧,畜生。他狠狠地骂着,玻璃片把他的手划出了鲜血,男人的脸上和头发流下充满白色泡沫的啤酒。他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混乱不堪的餐厅。


神田紧跟着他。亚连走得非常快,白色的瘦弱的身影,在喧嚣的人群和沉寂的夜色中穿梭。终于,他走到一家百货公司的台阶边停了下来。神田看到他是在点烟。


他走过去,静静地看着他。亚连手上的伤口不停地流着血。神田掏出纸巾,拉过他的手为他擦拭着。


“……你别把我当成女孩子啊,划了一下没什么的。”他轻笑着转过头。


“…离开她吧。”神田几乎是用一种执拗的目光看着他,“她带着一股灾难般的气息。”


亚连没有说话,只是笑容慢慢消失,十秒钟后把头埋到神田怀里。他撂开他的衬衣紧紧包裹住自己的头。神田发现他在发抖。他一声不吭地维持着这个姿势,然后发出动物般痛苦的呜咽。


“……神田,我没有地方可以去。我害怕在这个城市里,找不到一个可以把自己放置下来的地方……”


“那你今晚去哪睡?”


“火车站吧……”他说话声音闷闷的。


“…豆芽菜,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个同性恋,而我想邀请你今晚去我家睡,你会怎么想?”


他轻笑,然后说:“难不成你还想上了我?”


“……我早就想上了你了。”他话中带着笑意,轻抚着亚连的头。


他在怀里睡得正香……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