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攻十阶

东亚醋王
自虐癖
幻想症

【神亚】喜欢


亚连匆匆在雨中行着,每踩下一步都溅出水花,腾起又落下。裤角已经有些湿了,虚虚的贴在皮肤上,冷得他打了个激灵。
雨并不算大,零零星星,带着点雾气。这种时候,亚连总是有些沾沾自喜——他自认为是幸运的,每次自己赶上雨,都是前脚进屋后脚雨就肆无忌惮的下起来,而他却一点也没淋湿,就像总被上天眷顾的任性的孩子。
他趴在窗前,看着瓢泼大雨下狼狈的人们,心下窃喜着。
目光却猝不及防的被一个身影闯入。
雨幕中看不清他的脸,只隐隐约约猜得是一个东方男人,墨蓝色的披肩长发已经被雨淋透了,发梢滴滴答答带着水,反而透出刀锋一样的凌厉。浅灰色的大衣外套勾勒出略带棱角的宽大肩膀。他与旁人不同,没带伞却还稳稳地在雨中走着,步伐间并不带丝毫的匆忙之意,在一片雨幕与雾气中穿行。
“神经病。在装逼吗那人…”嘴里边碎碎地念叨着,边转身仰头看着天花板发呆。
响起了敲门声。
想了想,还是慢悠悠地起身去开门。
随着“咔嚓”一声门开的声音,亚连抬头去看,随即便愣在了当下。
这不就是刚刚楼下那个男人?!
之前被雨幕遮挡的面部现在放大得如此清晰——果真是个美人。无奈的是自己竟还能在这种尴尬的时刻想这种东西。
内心给自己十个嘴巴后换上招牌的温暖笑容:“您是…?”
“我是你新的责编,神田 优。今天来取稿子……你就是亚连·沃克老师吗?”
被男人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对…我就是…”
猝不及防的,男人嗤笑一声。
“原来只是个豆芽菜啊。”
“……”
那一刻, 亚连突然意识到,这个叫做神田的男人,性格恶劣至极。
深吸口气,努力抑制住满腔的怒火:“请叫我亚连。而且如果你要取稿子的话,那真抱歉,让你白了跑一趟……我一笔都没动。”
亚连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拖稿是整个编辑社人尽皆知的事情,这也是责编换来换去的主要原因——很不巧,这次轮到神田·优了。
满脸笑容地想用门把男人挤出去,却被对方有力的手撑住,反而抽身进了屋。
“我不介意在这里看着你写完。”一脸恶毒的笑意。
------------------------------------------------------
已是傍晚时分,拖着快要累散架的身子从屋里抽身出来。
“我写完了哦。”费力地抬起头,却看见了令自己不可思议的一幕。
雨已经快停了,夕阳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洒进屋里,暖洋洋的照在那人的身上。头发松松的束起,褪尽了初见的凌厉,转而带着一种温婉。由于亚连的衬衫有些小,更勾勒出精瘦有力的腰肢,手头熟练地切着菜,锅中翻腾着热气,带的整个屋都水汽氤氲。
心下一阵波澜。自幼父母双亡的亚连由养父带大,却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
就像……家一样。
正愣着,面已经端上桌。
“你到底吃不吃。”依旧是冷冰冰的语调,但现在在亚连看来,已经没有了初见时对这个人的诸多不满。
他突然觉得,神田这个人,还是很温柔的啊。
------------------------------------------------------
“左眼,怎么了。”神田率先打破了吃饭时的寂静。
紧接着又是令人窒息的沉默。
亚连想了好久,还是开口:“车祸……能活着已经很不错了…哈”
笑得那么苍白。
他抬头,看见男人眼里闪过的,分明是心疼,而不是怜悯。
他和别人不一样。
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他想要知道他,想要更了解这个人,这个叫做神田·优的男人。
—————————————————————
在那之后,神田来家里催稿子成了亚连一周中最期待的事情,他也会故意拖稿,只为神田在家留更长时间。
然后每次写完从一堆原稿中爬出来后,都有一碗荞麦面放在桌上,散发着独有的淡淡的麦香——还有一个夕阳下的高大身影。
亚连突然感觉这简直像少女漫画一样暧昧。但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那个能给他安全感的人。
是的,亚连·沃克 喜欢 神田·优。
之后也会一直喜欢下去。
-----------------fin--------------------

评论(3)

热度(26)